分享到:

老牌女足勁旅“斷糧”半年,從死亡之組出線後都哭了

老牌女足勁旅“斷糧”半年,從死亡之組出線後都哭了

2021年07月02日 17:02 來源:中新體壇微信公眾號參與互動參與互動

  雖然天陰濛濛的,但在結束全運會預賽任務返回北京的那天,北京女足主帥於允之前一直緊着的心還是鬆快了不少。

  這是他今年第三次帶隊回京,因為備戰全運會預賽和女超聯賽,上半年裏,於允和他的隊伍僅在北京待了一個多月,甚至春節都是在廣東度過。

北京女足在廣東三水基地過年。受訪者供圖
北京女足在廣東三水基地過年。受訪者供圖

  不只是在外連續備戰和比賽的辛苦,過去的這半年裏,北京女足將士們經歷了太多。

  好在,在6月7日結束的全運會女足預賽中,北京女足從死亡之組中頑強出線,抓住了關鍵的“救命稻草”。

  出線的一刻,北京女足的姑娘們哭了,連王飛、古雅沙、馬曉旭這樣之前在國家隊經歷過大場面的老隊員也都哭了。同樣落淚的還有主教練於允,淚水中有喜悦,也有這半年的辛酸。

北京女足從全運會女足項目預選賽中出線。受訪者供圖
北京女足從全運會女足項目預選賽中出線。受訪者供圖

  今年2月份,我們曾報道過北京女足的窘境。

  在即將邁入2021年、北京女足準備開啓新賽季備戰之時,俱樂部投資商北控集團方面告知球隊,此前約定的8000萬投資額已經全部投入完畢,新賽季將不會繼續投資球隊。

  全文戳:【buyuphk】

  如今已過去半年,北京女足依舊沒能找到贊助商。就是在如此艱難的條件下,於允和他的隊伍殺出了一條求生路。

    資料圖:北京女足主帥於允率隊比賽中。圖片來源:Osports全體育圖片社
    資料圖:北京女足主帥於允率隊比賽中。圖片來源:Osports全體育圖片社

  這次與於允教練見面,第一感覺是他比之前瘦了不少。

  兩年前於允患上的“SAPHO綜合徵”,近來還在反覆。“最近好一些了,前一陣打比賽的時候,晚上都睡不着覺,全身串着疼。”於允説。

  上半年,北京女足絕大部分時間在外地備戰和比賽。於允和隊員們在1月2日啓程前往廣東順德備戰,2月2日轉到廣東三水,並在那裏過了年。

  3月2日,北京女足全隊又直接前往昆明備戰和比賽,直到4月初才結束3個多月的“漂泊”,回到北京。

  5月2日,球隊奔赴昆明參加女超第一階段,中旬回到北京備戰了兩週後,又前往佛山參加全運會女足預選賽。

  “在外邊待3個月,是歷來時間最長的一次,去年封閉賽會制女超聯賽也就兩個多月。”於允説。

此前北京女足在廣東三水基地冬訓。受訪者供圖
此前北京女足在廣東三水基地冬訓。受訪者供圖

  現實條件的艱難,也似乎讓這段時間變得格外漫長。

  由於沒了來自投資商的贊助,北京女足球員和教練們沒了贏球獎金和訓練費,只有先農壇體校這部分基礎工資,失去了超過七成的收入。

  “基礎工資多一點的,像老隊員估計也就六、七千元一個月,拿到手也就五、六千,年輕球員要更低。像馬曉旭這樣不是先農壇體校體制內的,這半年一分錢工資都沒有。”於允説。

  現實對於吃青春飯的球員們來説,確實很殘酷,也給於允帶隊增加了不少難度。

  相對於多名主力球員離隊給球隊在實力上帶來的影響,精神層面的穩定更是重中之重。好在這半年來,球隊的心氣並沒有散,反倒越挫越勇。

    資料圖:北京女足在比賽中。圖片來源:Osports全體育圖片社
    資料圖:北京女足在比賽中。圖片來源:Osports全體育圖片社

  全運會女足項目預賽,北京女足落入與江蘇、河南和廣東的“死亡之組”,是球隊歷來難度最大的分組。

  於允很清楚地記得抽籤那天:“那是4月13日,中國女足和韓國女足奧預賽附加賽次回合比賽之前進行的抽籤,當時我在帶隊訓練,他們把這個消息發過來了,我一看這確實非常不理想,是個下下籤。”

  上屆全運會中,北京女足獲得第八名,因此這次被定為第三檔球隊,增加了進入“死亡之組”的概率。

資料圖:北京女足在2019賽季比賽中。圖片來源:OSports全體育圖片社
資料圖:北京女足在2019賽季比賽中。圖片來源:OSports全體育圖片社

  北京女足所在的小組中,江蘇隊是第一檔球隊,中後場有馬君、姚凌薇、王曉雪、翟晴葦、李夢雯和門將彭詩夢這6名國腳。

  廣東隊則是第四檔球隊中相對較強的,有羅桂平、林宇萍等4名國腳,還佔據着這一小組東道主的優勢。第二檔的河南隊有國腳婁佳慧。

  四支球隊中,只有北京女足沒有現役國腳,而馬曉旭和張琳豔兩名主力球員,直到5月15日報名截止日才收到仲裁,最終確定可以為北京女足出戰。

  在那之前,馬曉旭還未代表球隊出戰過比賽,張琳豔也是全運會前臨時回到北京隊。

  不太好的運氣,對於困境中的北京女足來説是雪上加霜。

  一旦沒能打進全運會正賽,將對北京女足產生更大的打擊。在於允印象中,全運會歷史上,北京女足還從未缺席過正賽。

  “想生存下去,成績差的話就更沒人關注了。”於允這句話説起來辛酸,但這就是殘酷的現實。

北京女足在全運會預賽前合影。受訪者供圖
北京女足在全運會預賽前合影。受訪者供圖

  這次全運會預選賽,於允和教練組制定了策略,概括來説就是在首戰拿下河南隊的基礎上,死拼廣東隊。

  “當時教練組的研判是,只要正常發揮沒什麼意外,決戰就是第三輪對陣廣東。”於允説。

  到了全運會預賽中,進程確實和預判中的一樣。

  北京女足先是首輪1:0戰勝河南,江蘇則是1:0廣東。第二輪對陣江蘇,北京女足輪換了三名球員,最終0:1不敵對手。

  提起這場比賽,於允分析道:“後兩場比賽之間就隔着一天,而且即使我們贏了江蘇,如果第二輪廣東贏河南的話,最後一場如果我們不敵廣東,一樣有可能出不了線。”

  “無論如何,最後一場對陣廣東都是決戰。雖然我們被逼到絕路上,但我們也可以把控自己。而且我們有5位老隊員,奧運會、世界盃都踢過,經驗非常豐富,這種比賽場面不算什麼。”

北京女足在全運會預賽前合影。受訪者供圖
北京女足在全運會預賽前合影。受訪者供圖

  末戰對陣廣東隊,北京女足必須贏下比賽才能出線。

  “賽前訓練我就覺得有戲,因為廣東隊從做準備活動開始就沒人説話,有些緊張。”於允説。

  到了比賽中,進程出乎意料的順利。

  開場僅1分半,北京女足就取得了進球,最終球隊將這一優勢頑強保住,成功出線。

  “比完賽我就跟隊員説,我真的相信這個世界上有比金錢更重要的東西。”回憶起這一幕,於允的眼睛有些泛紅。

北京女足姑娘們慶祝出線。受訪者供圖
北京女足姑娘們慶祝出線。受訪者供圖

  “回頭看,這個小組四支隊伍實力其實都很接近,我們踢了三場球,一共進了兩個球,一個是任意球,一個是點球。”

  “廣東三場比賽就進了一個點球,江蘇隊第一場最後一分鐘進了廣東隊一個任意球,第二場踢我們隊打進了一個運動戰進球。過程都很艱苦。”

  “也是有點運氣,這就叫置死地而後生吧。”於允感慨道。

北京女足備戰中。卞立羣 攝
北京女足備戰中。卞立羣 攝

  結束了全運會預賽任務,於允難得有了喘息的時間。這幾天他承擔起了接送孩子上學的任務,“對孩子愧疚還是比較多的,因為我們的假期跟孩子的假期對不上,所以這次回來就安心接送孩子,盡點義務,也算是難得的享受。”

  8月,於允又將帶隊征戰女超聯賽,9月份則要踏上全運會女足正賽賽場。

  雖然前路依舊不明朗,但如今的北京女足,在邁過全運會預賽的難關之後,算是有了些許希望和奔頭。

  不過,長時間的“裸奔”對於一支職業球隊而言終歸不是長久之計。希望北京女足最終能夠如願找到贊助商,這支隊伍,值得。(作者 卞立羣)

【buyuphk】